Posted on: 2021年1月10日 Posted by: admin666 Comments: 0

  

因為李漢超和阿福的對話,周圍所有人都想起瞭那個曾震驚天境的殺帝狂魔,許多人更是想到當時流傳的關於殺帝二人組的特征描述好像和這兩人非常相似。

眾人呆呆的看著阿福和李漢超這一高一胖二人組,想到他們曾做過的那些事情,大傢的心中隻剩震驚。少主閣的眾人此時心中可謂感慨萬千,要說整個少主閣中脾氣最好的人大概就是這李漢超李長老和阿福哥瞭。李長老平日總是帶著笑,見誰都是先主動開口打招呼,有時候弟子開玩笑開的過火他也從來不生氣。

而阿福更是,經常到雜役院幫雜役弟子燒火劈柴不說,他還包辦瞭許多地方的衛生,抗掃把的時間遠比他抗那根大長棍的時間長。眾人印象裡這阿福儼然就是個雜役弟子,而且還是超級能幹的雜役弟子。

誰能想到這樣的兩個人會是那傳說中修為神鬼莫測、殺印帝如殺螻蟻的超級猛人。此時此刻少主閣眾弟子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實在太難以置信瞭。

和少主閣眾人的吃驚意外不同,對面六大宗門的人在震驚過後便是釋然。怪不得殺帝狂魔迅速崛起後便銷聲匿跡瞭,原來是被隱世傢族招攬、成瞭他們的客卿。想想也是,大概也隻有隱世傢族才能將殺帝狂魔這種級別的強者收服!

“天啊,快看!”

“什麼,這怎麼可能!”

“巫神在上,我一定是看錯瞭!”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對殺帝狂魔的震驚和感慨時,少主閣中的一名弟子突然發出一聲驚呼,緊接著驚呼聲此起彼伏的從兩方陣營中響起,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烈焰宗的那艘戰艦,眼前的情景已經突破瞭他們的理解范圍,他們甚至懷疑是自己的眼睛出現瞭問題。

就在六宗聯盟艦隊的前方,原本的那艘烈焰宗戰艦突然變成瞭一艘銀裝素裹的冰雪戰艦。而這艘宛如冰雕般的戰艦正是由沙海所在的那艘戰艦變化而來。完成這從現實到藝術的偉大轉化的,正是李漢超李大師。

他說要把戰艦給凍上,結果誰都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到瞭。那艘由特殊金屬和珍惜法寶材料打造而成的鋼鐵巨獸如今再也不見半分金屬的影子,整艘戰艦全部變成瞭一整塊冰塊,連那由純能量組成的防護罩也是如此,全部被凍結成冰雕戰艦的一部分。

至於戰艦上的人就更不用說瞭,一個個栩栩如生的冰雕人物就是他們現在的狀態。所有人不論修為高低隻要是在這艘戰艦上就沒有例外,都變成瞭表情生動豐富的藝術品。

“他——他竟然真的做到瞭!”

人們使勁把自己的眼睛揉瞭又揉,這才最終接受瞭這個震驚世人的事實。這是一個奇跡,而創造這個奇跡的人就在他們眼前。眾人把目光投向這冰雕戰艦的旁邊,那裡有兩個毫不起眼的人,而就是他們中的一個完成瞭這一切。

做到這些當然並不輕松,李漢超幾乎將血脈之力催發到他的極限,這才完成瞭他的瘋狂構想。在收回手的剎那李漢超整個人都虛脫的差點暈厥過去,幸好他及時強提一口氣才沒真正暈倒。他要做的事情還沒做完,還不能倒下。李漢超強撐著身體轉頭對阿福說道:

“阿福,到你瞭,就是現在!”

“好,看俺的!”

阿福早就等著瞭,聽到李漢超的話後他興奮的大吼一聲,接著身形猛地沖天而起如離弦之箭般直沖高空。高大的身軀很快化作小黑點幾近消失,隻是下一刻這小黑點又迅速放大,隻見那阿福竟雙手高舉長棍從高空狠狠砸向那冰雕戰艦。

“砸冰棍嘍!”

隨著一聲大吼,阿福的棍子上突然閃現出一道青色光芒,青光閃過,長棍隨即化作萬千棍影然後這千萬根長棍一起狠狠砸在瞭銀色冰雕戰艦之上。

‘轟’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發出,幾十丈長的戰艦瞬間崩碎。早已被凍成冰雕的戰艦在這一棍之下徹底化為瞭碎屑。漫天冰渣掉落地面,一艘戰艦竟然就這麼沒瞭。

在戰艦爆開化為冰渣的同時,還有數個人形冰雕從爆開的冰渣中飛出,這是戰艦上幸存下來的人。依靠著超絕的修為這幾人沒有隨著戰艦一起碎掉,但他們身上卻仍舊被冰凍,絕大部分身體仍舊處於冰封中。幾人彈飛出來的之後便各自向著地面墜去,他們此時連飛行都做不到,隻能任由身體向地面摔去。

他們之中自然包括瞭巨沙宗的宗主沙海,堂堂一宗之主真要就這麼被個後輩打落地面那就太丟人瞭,好在沙海實力強大,在距離地面不足十米時突破瞭冰封,這才險之又險的沒有掉到地上。

沙海終於是沒掉下去,可其他幾個人就沒那麼幸運瞭。那幾個冰雕直到摔在地上也沒能突破冰封,最終隻能極其丟人的摔到地上。不過和那些直接變成冰渣的人比他們這幾個幸存者已經是幸運的瞭。數百高手結果被一棍打的隻剩三四個,其餘數百人都隨著戰艦化為碎屑,這種結果簡直超越瞭人們的想象極限。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著,看著戰艦原本所在的地方,那裡如今已經空空如野,原本的戰艦已經不復存在。人們呆呆的看著,回憶著剛剛那震撼的一幕。

金屬戰艦化為銀白色冰雕,銀色戰艦是那麼美,然後就是那震撼天地的一棍,一棍砸下,銀色戰艦化為漫天冰屑紛飛飄落,還是很美,美的震撼,同時也美的讓人心臟發顫。

“不——”

熊風一聲淒厲的呼喊把眾人從震驚中拉回現實,看著自己的戰艦徹底報廢,看著戰艦上的數百門派精英無聲死去,身為宗主的熊風心都在滴血。他可就剩這三艘戰艦瞭,結果就這麼又少瞭一艘,熊風如何能接受的瞭。

眾人很理解熊風的遭遇,這位烈焰宗宗主實在夠倒黴,竟然遇上瞭殺帝二人組,對瞭,那兩個恐怖的傢夥去哪瞭。想到李漢超和阿福,大傢在震驚的同時也都開始四處搜尋,原本的地方已經空空如願,那兩個狠人去瞭哪裡呢?

“快開船,你們烈焰宗都是傻子嗎!”

眾人正尋找間突然從某處傳來瞭白舔絕的驚叫聲,這位白大長老這是怎麼瞭,怎的如此驚慌,像是被上古兇獸追殺一樣,真是奇怪。眾人邊疑惑一邊循聲看去,這一看之下所有人都是一陣愕然。

極品神印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