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2021年1月10日 Posted by: admin666 Comments: 0

  

明殊趁俞靜雅出去的時候,敲開朝楚的門。

朝楚有些戒備,隻露出半個身子,“你想幹什麼?”

明殊伸手推門,朝楚立即想關門,房門紋絲不動,仿佛推著門的是千金之力。

“朝霜!”

朝楚咬牙叫一聲。

明殊驚訝,“怎麼不裝瞭?你之前不還是叫我姐姐嗎?現在怎麼就叫人傢大名瞭?”

朝楚暗恨,仿佛要在她身上瞪出幾個窟窿來似的,“朝霜你想幹什麼?”

她視線往外面掃一眼,房間沒有俞靜雅的身影。

她這個時候來找自己……

朝楚就算不知道明殊想幹什麼,也清楚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不幹嘛呀,想和你聊聊人生。”

朝楚美眸瞪圓,“我們沒什麼好聊的。”

明殊手中用力,將門推開,朝楚往後退好幾步,勉強站穩。

“我覺得我們能聊的很多,比如你上次找人對付我的事。”

朝楚臉色瞬間蒼白起來,“你還敢提!”

“為什麼不敢,這不是你先找人對付我,我隻不過是借花獻佛。”

借花獻佛是這麼用的嗎!

朝楚咬著唇,正想給自己編個正義的理由,就見門口的女生,突然朝著她走過來。

朝楚頭皮發麻,心底升騰起一縷恐懼,上次被打的記憶瘋湧而來。

“朝霜你不要過來,你站住!你敢打我,爸爸不會原來給你你的。”

朝楚一邊後退一邊叫。

明殊拉住朝楚胳膊,“無所謂啊,反正他也沒把我當女兒,我為什麼要在乎這樣一個原諒我與否?”

朝楚瞳孔微微瞪大。

接著身體就騰空而起,房間天旋地轉,

砰!

後背著地,朝楚感覺背麻瞭一瞬,接著就是疼痛席卷四肢。

“你之前給朝進告狀,我媽不給你飯吃?嗯?”

“朝霜,你……啊……”

“朝霜你個賤人,你敢打我……你不得好死,住手!”

明殊將朝楚揍一頓,留給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甩門出去。

俞靜雅回來的時候,明殊還將她拿回來的東西霸占瞭。

俞靜雅有些為難,可明殊一臉我很餓,我需要吃夜宵的眼神,俞靜雅自然就顧不上朝楚。

朝楚在裡面餓瞭一晚上,還挨瞭打,可想而知,這一晚上是怎麼過來的。

這種作死的揍一揍就好瞭。

一頓不夠那就兩頓!

管飽!

朝楚自然要給朝進告狀,朝進來質問的時候,明殊揚言再嗶嗶,就把朝楚扔出去。

把朝進氣得想打死她。

明殊讓俞靜雅把朝進拉黑,這種男人不拉黑,留著過年嗎?

朝進那邊聯系不上俞靜雅和明殊,朝楚就安分多瞭,整天待在房間,不是必要,絕對不跨出房間半步。

明殊想和她聊聊都不行。

咔嚓——

朝楚的房門打開,明殊坐在沙發上,偏頭看她。

後者低著頭,迅速關上門,極快的離開。

這還沒到吃飯時間,她今天怎麼就出去瞭?

明殊咬一口水果片,想跟過去瞧瞧,卻被東哥的電話給攔住瞭。

“市裡的病毒正在變異,初步推測,極有可能會通過空氣傳播……”

“空氣傳播?”

這玩意要是通過空氣傳播,那還有活路嗎?

“不僅僅是這樣,還發現發作期縮短,感染病毒一個小時就會發作……市裡已經不安全瞭。”

市裡不安全,可是能出去嗎?

“再觀察一陣,如果不行,我打算撤瞭。”

“撤?怎麼撤?”

東哥冷聲道:“沖出去。”

沒有誰想死,東哥也不想,他那邊有槍有彈藥,能帶著活下來兄弟沖出去。

至於會不會將病毒帶出去……

如果真的靠空氣傳播瞭,他們不出去,病毒也會蔓延。

東哥還算講義氣,告訴明殊,如果真的要出去,會通知她。

當然,他到底是為瞭明殊那身極有可能研究出解毒藥劑的血液,還是真的講義氣,那就不得而知。

-

病毒爆發時間比明殊想的要快。

午飯之後,網上就出現各種新聞,以S市為中心,各個城市地區都開始爆發病毒。

比起之前的病毒,此刻的病毒明顯厲害得多。

官方聲稱有什麼抑制劑,可是用過之後,病毒該爆發還是爆發,且傳播速度非常快。

很快就有人總結出,變異後的病毒,是通過空氣傳播。

一時間網上充斥著各種言論。

俞靜雅匆匆回來,“霜霜,收拾一下,我們要撤瞭。”

“為什麼?”

“院裡爆發瞭病毒,我們現在要撤出S市。”

外面病毒已經爆發,官方那邊開始撤瞭,和他們一起撤的就是他們這些核心研究員。

“怎麼會爆發病毒?”

“有人將新收集回來的病毒培養皿打碎瞭,從通風系統傳播開,口罩戴上。”

俞靜雅遞給明殊一個口罩。

之後又拿著噴霧,對著她一陣噴。

誰打碎的培養皿,現在已經沒時間去追究,多在這裡待一刻,就多一分被感染的可能。

明殊:“……”

“朝楚呢?”

“出去瞭還沒回來。”

俞靜雅微微皺眉,將重要的東西收起來,叫外面的人進來搬東西,順便幫明殊把衣服收收,“走吧。”

研究院有好些地方都鎖住瞭,過去的時候,似乎還聽見絕望的廝喊聲。

研究院下面都是持槍的警衛,檢查完身份後才會放行,讓他們去車隊那邊。

俞靜雅開自己的車,不過副駕駛上坐瞭一個警衛。

“叩叩……”

車窗外,一個組織撤退的警衛敲車窗。

俞靜雅落下車窗,那警衛立即道:“餘教授,有一個叫朝楚的女生,說是您的女兒。”

俞靜雅皺眉,順著警衛指的方向看去。

朝楚被人攔在外面。

她心底閃過一個念頭,將她扔在這裡,她本來也不是她的女兒。

可是自己良心上過不去。

“我們不認識她。”明殊搶在俞靜雅前面說話,“我媽就我一個女兒。”

明殊俯身過去將車窗關上。

警衛:“???”

明殊拍拍俞靜雅肩膀,“媽,朝進不會留她在這裡的,你就別瞎操心瞭。”

俞靜雅想想也是,朝進總會有點別的人際關系,帶上朝楚不成問題。

那可是他最喜歡的女兒……

想想也真是諷刺。

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