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2021年1月10日 Posted by: admin666 Comments: 0

外界,風雲動蕩,時局變幻,先是東海十幾位市民無辜身死,在華夏引起瞭軒然大波,國傢都因此震怒。

而一直處在風口浪尖的菲菲珠寶,忽然之間風平浪靜,仿佛已經置身事外,各種負面消息全部消失,各種洗白層出不窮。

就在這件事即將過去時,又一件大事引起瞭轟動,一連十四位大佬級別的人物,莫名的猝死在東海市,原因不明。

其中大多數來自於京華,一些來自東海,據說林傢的獨苗,遭到瞭慘絕人寰的傷害,但卻沒人證實,隻有一些傳聞。

國傢這次雷霆暴怒,國安局的人手傾力盤查,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就連鴻蒙的修士也大批的進入,必須要嚴查到底。

各大高層頭皮發麻,東海三大巨頭感覺十分棘手,整日愁眉不展,茶飯不思,尤其是張市長,他兒子可還在醫院呢。

據那小子說,這件事,很有可能與寧濤有關,但卻沒有任何證據,而且他們是在自己的車中猝死,表面上跟寧濤無關。

尤其是知道林俊的慘狀,張市長就放棄瞭報復的想法,此人,當真是一個狠茬。

而京華動蕩萬分,四大傢族壓力甚大,那位當場暴怒,怒斥其四人給他安分一些,若再整出一些幺蛾子,嚴懲不貸。

四大傢族都深知其嚴重性,無論有多大的不甘,仇恨,必須要等風頭過去,若再敢一意孤行,肯定會遭到針對,剝削。

尤其是張傢,周傢,遭到瞭鴻蒙的嚴格盤查,國傢得到消息,其居然跟島國兩大流派有關,此事,不可謂不大。

據說林傢變得十分壓抑,整日傳出哭聲,但卻沒有行動,那樣不亞於自尋死路。

西北武傢,這一次的暗中行動,損失萬分巨大,傢族一大半的精銳折損在東海,也就武勝僥幸逃脫,但內心也恐懼不已。

整個華夏都在動蕩,最近這一段時間,十分不太平,還有驚天異象出現,似乎是在映照著天下大變的局勢,愈演愈烈。

就現在的華夏來說,完全是一個大染缸,隻要進來瞭,就甭想安然出去,局勢十分混亂,任何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而就在外面狂風暴雨時,寧濤十分愜意的回到瞭逸心居別墅,他是故意這麼晚回來,想看看幾女給他什麼樣的驚喜。

然而,一走進正廳,寧濤就感覺一股壓抑鋪天蓋地而來,心中莫名的感覺驚慌。

六女全部坐在沙發上,臉色沉重,目光皆不善的盯著寧濤,而貞子,苗菁菁則是心中忐忑的站在那,不敢輕易開口。

“呃!”

寧濤滿頭黑線,心跳加速,當即就幹咳道:“那個,都在吶,我忽然想起一件大事,我們的畢業典禮快要開始瞭。”

然而,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尷尬,幾女臉色緊繃,不見笑臉,尤其是夏姐,自身女皇氣場浩浩蕩蕩,威震四方。

見沒人理他,寧濤逐漸有些慌亂,上一次好像還是因為李冰冰,周茹二女。

不過,就這點困難,還難不住他,隻見其當即幹笑道:“夏姐,你們給我的驚喜呢?”

這句話不知觸動瞭什麼,夏姐聞言,忽然詭異的冷笑道:“姐妹們,把我們的驚喜拿出來,讓這個沒心沒肺的男人好好看看。”

話音落下,幾女很快就取出瞭三件物品,分別都蓋著紅佈,裡面的東西很神秘。

看到這一幕,寧濤充滿擔憂,尤其是苗菁菁那默哀的表情,好像要為自己送行。

在寧濤驚疑的註視下,第一件東西的紅佈被蘇淺掀開,露出瞭一個橢圓形的物體。

那,赫然是一塊大號的榴蓮,其根刺,粗壯堅韌,就仿佛是一個硬化的刺蝟。

一見到此物,寧濤心中發虛,不由得詢問道:“夏姐,你們買這麼大的榴蓮幹嘛,吃得完嗎?再說瞭,那還有異味……!”

夏夢菲沒有聽他廢話,直接冷聲道:“寧濤,我問你,你心裡究竟有沒有我們姐妹?愛不愛我們?分量究竟有多重?”

寧濤聞言,沒有猶豫,飽含情意道:“夏姐,我知道我有些花心,但我愛你們的心永遠不變,直至海枯石爛,天荒地老。”

那一雙真情的眼眸,含情脈脈,不含一絲雜質,清澈透明,透露出莫大的決心。

夏姐聞言,十分的感動,眼角都有淚水溢出,嘴角洋溢著喜悅的弧度,其他的幾個姐妹也是如此,似乎是喜極而泣。

隻見夏姐一邊感動,一邊道:“既然愛我們,那你就跪在這上面吧。”

寧濤聞言,臉上寫滿瞭驚愕,其幸福感灰飛煙滅,耳邊隻感覺聽到瞭天雷轟鳴。

隻見其顫抖的哭喪道:“夏姐,這要是跪下去,會死人的。”

然而夏姐聞言,直接冷笑道:“死人?要說別人我還信,但你身為武當弟子,煉氣修士,又豈會怕一個榴蓮。”

寧濤聞言,心中寫滿委屈,當即哭喪著臉道:“夏姐,你這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啊。”

聽到這番話,夏姐微微一笑,隨即柔和道:“如果你不願意用榴蓮,那剩下這兩,你就盲選一個,選中哪個用哪個。”

一聽到這,寧濤雙眼放光,這可是他的強項,透視眼在身,這還能難得倒他。

首$發

然而目光看過去,一個紅佈下是一個死亡指壓板,小竹筍十分的密佈,尖韌。

而另一個,我艸,不得瞭,居然是一個木板釘滿瞭鋼釘,閃耀著鋒利的寒芒。

根本沒有猶豫,寧濤直接選擇跪在瞭榴蓮上,開玩笑,跪這個還好一些,跪指壓板會半殘,跪那鋼釘,活膩瞭。

看到寧濤十分聽話,眾女都十分滿意,讓他花心,居然又帶瞭兩個女人回來……!

寧濤這一跪,足足兩個小時,外面的天色已然昏暗,而他,則回到瞭房間中。

一進入房間,寧濤又龍精虎猛起來,充滿得意,開玩笑,他那“太虛古經”可不是白煉的,區區榴蓮,何足道哉,不足掛齒。

如果讓燭龍知道,它的心血結晶,足以震驚三界,讓群仙為之貪婪的古經,居然被寧濤拿來跪榴蓮,還在這洋洋自得。

估計當場血都吐幹瞭,氣得直冒煙,哪怕身在九幽之下,也要紅著眼爬上來。

“你個沒出息的東西,我掐不死你……!”

極品透視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