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2021年1月9日 Posted by: admin666 Comments: 0

  

呵護,疼愛。

以及深藏著的濃濃愛意。

每次賀蘭扶蘇在看到嶽梓童時的眼神裡,隻會包含著這幾種神色。

從七年多之前,第一次看到那個十六歲女孩子的第一眼,賀蘭扶蘇就知道,他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瞭她。

她有很多缺點。

像表面清高,實則內心虛偽啊,總是自以為是啊,愛吹噓的毛病啊等等。

如果是換成別的女孩子,無論她的出身有多麼的尊貴,隻要有這些缺點中的一條,都不配成為賀蘭扶蘇的妻子。

可這些缺點,都“完美”集中在瞭嶽梓童身上後,一切都不再是缺點,而是成為吸引賀蘭扶蘇的個性瞭。

無論她是不是出身嶽傢。

哪怕她像隋月月那樣,是來自貧窮落後的窮山溝裡,賀蘭扶蘇都不會在意。

這就是愛情。

愛情這東西,簡直是太神奇瞭。

最大的特點,就是能讓視力高達一點五的人,變成一個瞎子。

嶽梓童,就是能讓賀蘭扶蘇變成瞎子的那個女孩子。

所以從見到她的第一面,他就愛上瞭她,並苦苦地追求,就像花夜神追求他,肯為她做任何事,而不求任何的回報。

嶽梓童對他呢?

當然也是郎有情,妾有意瞭。

賀蘭扶蘇這種長身玉立,相貌俊朗,儒雅有風度還又擁有健將的體魄,職業特殊的男人,應該能讓任何一個女人的喜歡。

可倆人之間的結果呢?

前六年卻是因為一紙婚書,就像王母娘娘用簪子劃下的一道天塹,讓倆人隻能像牛郎織女那樣隔河相望,無法相會。

一對相愛的男女,幾乎每天都能朝夕相見,卻不能在一起的痛苦,簡直是筆墨難以形容。

那時候嶽梓童就發誓,等到瞭她二十二歲見到某人渣後,一定會好好和他聊聊——好好聊聊的意思呢,就是用各種手段,讓那廝知難而退,自己乖乖的滾人,別成為本小姨走向幸福道路上的絆腳石。

可真等李南方出現後,這一年多來所發生的這一切,徹底顛覆瞭嶽梓童的愛情觀。

尤其是前晚她在中彈摔下懸崖,尖聲大叫出那句話後,她才知道她居然愛李南方,愛到瞭無以為繼的地步。

讓她無比清晰的意識到,休說是賀蘭扶蘇瞭,即便是全天下的男人都加起來,也比不上小外甥的一根汗毛。

她為能夠找到真愛而感到甜蜜,正如她在看到賀蘭扶蘇,看出對方望著她的眼神裡,一如既往都是說不盡的愛意後,心中立即幽幽嘆瞭口氣,緩緩升起一股子愧疚。

也莫名的想到瞭一句話。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雖然這句話的真正含義,與嶽梓童倆人的愛情,並沒有太多的牽扯。

不過卻也勉強能抒發出她當前的心情。

兩個人相隔三四米,就這樣久久地對視著,在月光下。

也不知道過瞭多久,賀蘭扶蘇在輕笑瞭下,打破瞭倆人間的沉默:“呵呵,是的,早在十天之前,我就已經來到這邊瞭。昨晚,我就在神龍軍團中。”

“哦?你來這兒,是要率領兩支龍軍,來協助隋月月建國的麼?”

嶽梓童輕輕哦瞭聲,轉身向太陽傘那邊信步走去。

“我隻是協助龍軍作戰,為他們提供情報。”

賀蘭扶蘇搖瞭搖頭,緩步跟上,看似很隨意的說:“其實我倒是想留在這兒,和龍軍一起協助隋月月成就偉業。畢竟在這兒奮鬥,要遠比在國內做那些事強很多。”

“那你為什麼不留下呢?”

嶽梓童走到一張藤椅面前,伸手拽瞭下衣襟,坐瞭下來。

賀蘭扶蘇站在她對面的藤椅前,卻沒有坐下,隻是笑瞭笑,沒說話。

嶽梓童秀眉微微挑瞭下,明白瞭。

正如賀蘭扶蘇所說的這樣,他是真心想留在這兒,做一番事業的。

能夠幫隋月月建國,並按照華夏官方早就制訂好的計劃,推動果敢地區盡快回歸祖國的懷抱,對任何參與者來說,不但有著重大意義,更代表著立下瞭汗馬功勞。

雖說賀蘭扶蘇不像普通人傢出身的軍人那樣,要想改變自己的命運,最好是通過立功授獎的方式。

但他也同樣需要這種檔次的功勞,來為他的官場閱歷,鍍上一層金。

很可惜,賀蘭扶蘇這個要求,並沒有被滿足。

看似很好說話的秦玉關,一口拒絕瞭他主動提出要留下來的請求。

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

做完你該做的事,就好。

接連兩個“就好”,就證明瞭老秦的態度。

他不希望任何人,在他們辛苦種植的桃子即將成熟時,前來參與分享果實的喜悅。

賀蘭扶蘇在別人眼裡,那絕對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存在。

可在秦玉關等人看來,他就是個——後生晚輩而已。

套用江湖上那些老大的話來說就是:“老子算計人時,你丫的還在穿著開襠褲呢。呵呵,竟然想占我的便宜。”

老秦等人,有這般狂傲的資本。

隋月月,賀蘭小新等人,哪一個不是當世最出眾的“心機裱”啊?

結果,還不是被他們給玩的滴滴轉,到頭來一點便宜都沒沾著。

相比起耍陰謀來說,賀蘭扶蘇肯定不如他姐和隋月月倆人。

所以在他剛提出某個想“占便宜”的要求後,立即就被毫不客氣的拒絕瞭。

“那就是一些比猴子都精神的老狐貍,想從他們嘴裡奪點好處,絕對是癡心妄想的。”

想到剛才與老謝的談判,嶽梓童就忍不住地直咬牙。

賀蘭扶蘇在老秦那兒碰個釘子,絲毫沒出乎她的意料。

苦笑瞭下,賀蘭扶蘇這才坐瞭下來,說:“我覺得,並不是他們太狡猾。而是我,有些太異想天開瞭。換做是我,苦心經營那麼多年才得出的果子,當然不想讓人分享瞭。”

嶽梓童問:“那,你這次提前十多天來這邊,還參與瞭昨晚的行動,究竟肩負什麼使命呢?”

“三國能夠派遣數百精銳,在昨晚子夜展開斬首行動,就是我一手引導的。”

想瞭想,賀蘭扶蘇還是說出瞭他來金三角的使命。

嶽梓童這才恍然大悟。

賀蘭扶蘇是國安的人,或者幹脆說是特工。

特工不就是做些臥底啊,竊取情報啊,蠱惑敵人鉆進圈套去送死等工作嗎?

等信心滿滿地三國精銳,展開斬首行動並完美謝幕後,賀蘭扶蘇的工作也圓滿完成瞭。

這也是老秦為什麼要說他,昨晚自己工作就趕緊走人的原因。

當然瞭,別看賀蘭扶蘇說的很輕巧,可傻子也能猜出,由他一手主導的三國精銳自取滅亡一事,其準備工作,還不知道用瞭多長時間,耗費瞭多少心血,動用瞭多少人呢。

嶽梓童安慰他:“其實,你能成功完成自己的使命,就已經算是立下瞭大功勞瞭。實在沒必要,再和那些老狐貍去爭搶。”

她雖然是這樣安慰賀蘭扶蘇,但心裡也很清楚,在隋月月立國這件事上,國安所起到的作用,折合成功勞後,壓根無法與老秦等人策劃的陰謀,所產生的價值相比。

“嗯,我也很清楚。就是希望,能夠——”

說到這兒後,賀蘭扶蘇自嘲的笑瞭下,說:“我可能是太貪婪瞭些。總想找機會,立下更多,更大的功勞。”

他還有句話沒說。

唯有他立下更多,更大的功勞,他才能得到更多,才能在爭取賀蘭傢第三代傢主的拼搏道路上,拿到更多的籌碼。

他不說,嶽梓童也明白。

正因為明白,她才忽然覺得,賀蘭扶蘇好像有些陌生。

功名,是好多男人拼命去爭取的。

為瞭功名,男人可以犧牲除瞭他之外,任何能犧牲的東西。

甚至包括親人的生命,以及愛情。

賀蘭扶蘇就是這樣的男人。

如果不是為瞭這些,那麼他也不會和林依婷在一起瞭。

盡管,賀蘭扶蘇這樣做,有著很多他不得不這樣做的原因。

但最終能夠做出決定的,卻隻能的他自己。

在他看來,他終於選擇瞭正確的道路。

可在李南方看來呢?

想到那個人渣後,嶽梓童心情又好瞭起來,嘴角微微翹瞭下。

她可以肯定。

老天爺如果把潑天大的功勞,和嶽梓童放在一起,來讓李南方選擇。

隻能選擇一個,畢竟魚和熊掌不能兼得嘛。

那麼嶽梓童敢肯定,李南方會在她可憐巴巴的祈盼中,拿腔作勢很久後,才會選擇她。

在這傢夥心裡,能夠每晚摟著本小姨睡覺,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都比他的生命更重要。

簡單的來說就是,李南方能為嶽梓童去做任何事。

必要時,絕對會無視國傢利益。

“唉,沒辦法,誰讓他是個沒多少大原則的人渣呢?

誰讓他沒有我,就活不瞭呢?”

情不自禁的,嶽梓童喃喃說出瞭這兩句話。

眼眸更加的亮瞭。

月光下的笑容,無比的明媚。

動人。

看的賀蘭扶蘇有些癡瞭,好久後才低聲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我沒說什麼呀。”

嶽梓童眨瞭下眼睛,笑著岔開瞭話題:“你什麼時候回國?”

“你什麼時候回去?”

賀蘭扶蘇反問道。

“看情況吧。”

嶽梓童想瞭想:“如果可以,明天就走。”

“那我們一起走。”

“不用瞭。”

嶽梓童伸出舌尖,舔瞭下嘴角:“你先走就是。”

賀蘭扶蘇微微瞇瞭下眼,緩緩地說道:“據我所知,你回去的路上,應該不會順利。梓童,和我一起走吧。這次隨我南下的,有十數個——”

“我如果和你一起走,他會不高興的。”

嶽梓童打斷瞭他的話,從藤椅上站起來:“扶蘇哥哥,我不想讓他不高興。而且我也有信心,他能保護我的安全。一輩子,都不會讓人欺負我。”

望著嶽梓童漸遠的窈窕背影,賀蘭扶蘇呆愣良久,都沒動一下。

他知道,嶽梓童為什麼要叫他扶蘇哥哥。

這是她這輩子,最後一次這樣叫他。

也是態度鮮明的告訴他,她以後在做什麼時,隻會在意李南方是否高興。

官路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