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2021年1月9日 Posted by: admin666 Comments: 0

  

卑沙城中套上瞭十幾輛板車,將這些屍體馱著,三百守軍緩緩向高句麗大營當中行駛而去。

“將軍,有三百唐軍接近咱們營地。”大帳中,斥候跑進來朝著副將稟報道。

“什麼?三百人?竟然還敢過來!”自己心中的火氣正愁沒地方撒,沒想到他們竟然自己送上門來。

“將軍息怒,還有......那三百人,是牽著十幾輛馬車過來的......”斥候接著說道:“那馬車上,似乎都是咱們戰死在卑沙城的人的屍首......”

“砰!”的一聲,這副將一拳砸在瞭桌子上:“他們這是什麼意思!”

大帳中的幾個校尉相視一眼,眼中的情緒皆是復雜不明。

“將軍,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些唐軍是來歸還士兵們的遺體,咱們也不能為難人傢,末將覺得,安安穩穩的交接之後,剩下的,還是在戰場上見分曉吧。”一名校尉站出來說道。

副將握緊瞭拳頭,臉上的表情明滅不定。

“那些唐軍這般狡猾,一定是個陰謀。”副將低沉著聲音說道。

“無論是陰謀陽謀,將軍都得接下,否則,咱們的軍心,可就亂瞭。”另外一個校尉嘆息一聲說道。

他並不是有多大的將帥之才,將別人的心思看的多透徹,隻是從自身的情緒來反應瞭營地當中那些士兵的想法罷瞭,士兵們比大帳之中的這些人心思更加單純,方才聽到斥候稟報這個消息的時候,自己這些人都難免心中有些不自在,更別說那些士兵瞭。

萬一戰死沙場,連個料理後事的人都沒有,遺體都得不到,那還怎麼鼓動士兵上陣廝殺?仗還沒打,士氣就先泄瞭一半瞭,本來今日在卑沙城下遭受如此挫折,整個營地當中的士氣就足夠低迷瞭,若是這件事情處理不好,接下來的路,可不好走啊。

聽到這話,副將心中一震,默默的點瞭點頭,對著那名校尉說道:“這事兒你去辦吧,妥善處置,本將就不過問瞭。”

“是。”那校尉應瞭一聲,隨後離開瞭大帳。

校尉帶瞭五百多人出去,迎接瞭卑沙城的守軍們。

見到對面軍營裡的人出來,張大牛抬起手來示意身後的守軍停住腳步,隨後朝著身邊的一名老兵看瞭一眼。

老兵會意,上前一步,用高句麗話對著對面的人喊道:“我們奉命將貴軍遺留在卑沙城外的將士遺體送還貴軍,還請將軍放下兵刃,過來接收,否則,我們隻能一把火,將貴軍將士的遺體焚毀瞭。”

對方五百多人,個個披堅執銳,這幫讓他們過來,張大牛是不放心的,要是他們能夠空手過來,也足以表明他們的誠心。

張大牛隻聽未免一領頭的人對著這邊嘰裡呱啦喊瞭好一陣,緊接著便閉口不言瞭。

“對面說,咱們好心將遺體歸還,他們十分感激,咱們大唐有句話叫做兩軍交戰,不斬來使,更何況是來送還遺體的,他們不會為難咱們,隻是這放下兵器,空手過來,卻是不可能的,若是您不放心,可以將屍體放在原地自行離去。”老兵說道。

“哼,這幫人倒是會打算盤,算瞭,將屍體送過來,任務也就完成瞭,侯爺的目的也就達到瞭,無論怎麼樣,交接瞭就好。”張大牛說道,隨後轉過身,對著身後的守軍說道:“將這些屍體放在原地,這些木車都不要瞭,馬牽走!”

“是!”眾人應瞭一聲,紛紛開始將馬背上的褡具拆卸下來,沒有馬背做支撐點,那些木車的轅都落在瞭地上。

“撤!”張大牛一揮手,帶著一行人離開瞭高句麗人的軍營,朝著卑沙城的方向急速行進。

交接的時候這些高句麗人不會動手,半路上呢?這誰都摸不準,所以張大牛帶著人往回撤的動作幹凈利索,絲毫不拖泥帶水,看的對面的這位高句麗校尉也是一愣一愣的。

就這麼走瞭?

說好的陰謀詭計呢?怎麼看著那些唐軍似乎比自己更加著急害怕的樣子。

那校尉搖搖頭將自己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甩瞭出去,然後開始吩咐人去收拾唐軍留下來的十幾輛板車,以及上面滿滿當當的摞著的......屍體。

板車上的屍體被拉到瞭營地門口,這種天氣,已經死瞭的人就沒有必要再往營地裡帶瞭,最好的處置辦法無非就是挖個坑,一起埋瞭,築墳立碑。

“帶上工具,找個地方挖個深坑都埋瞭吧。”那校尉吩咐道:“現在咱們營中條件也十分有限,大敵當前,也分不出心力去處置這些兄弟的後事瞭,等到打贏瞭卑沙城的唐軍,再好好祭奠這些逝去的兄弟。”

不得不說,這校尉做事,要比那副將周全的多,隻是到瞭校尉這個位子,再想往上升一級,是需要契機的。

而副將,那是楊萬春身邊的人,可以說是親信無疑瞭,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擔任的。

屍體沒有運進大營,大營當中的那些士兵也都忙碌著伐木建造木筏,誰都騰不出功夫來去告別這些昔日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而如今僅僅剩下一具冰冷的殘軀的兄弟。

隻是,當這件事情在這營地當中傳開瞭的時候,營地當中那一股悲傷的氣氛,卻是將領們再如何慷慨激昂的鼓勵都抑制不住的。

黑夜,本來就是人們最為感性、最能胡思亂想的時候。

至此,玄世璟的陽謀,便已經成功瞭。

卑沙城當中傷亡的人員也不過是少數,沒有出現人員折損,這已經是上蒼保佑瞭,但是下一次會如何,誰都不知道。

這一次安市城的這一萬大軍前來攻城,也是倉促之下沒有摸清楚卑沙城周圍的環境,若是他們知道在海邊還駐紮著一隊隨時準備炸毀堤岸的人,決計是不會這般輕舉妄動的就攻打卑沙城,也不會讓士兵下到那深溝當中去。

隻是現在,一切都晚瞭,付出瞭兩千多性命的代價,想來下次再臨卑沙城的時候,頭疼的就應該是玄世璟瞭。

大唐第一少